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众应互联“披星戴帽”年亏3亿净资产为负第一大客户贡献八成营收

发布日期:2021-09-15 03:25   来源:未知   阅读:

  4月26日,众应互联股票简称变更为*ST众应。由于预计2020年期末净资产为负,众应互联此前提示股票将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近日公布的年报显示,2020年,众应互联应收为2.65亿元,同比减少42.5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录得亏损3.18亿元。截至报告期末,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负值,约为-4.02亿元。

  众应互联表示,营收变化主要是因为彩量科技置出,互联网和相关服务业务一并转出。仅2020年第四季度,众应互联的亏损达到2.28亿元。2020年全年,众应互联电子商务业务营收为2.6亿元,互联网和相关服务收入为0。

  年报中,众应互联在介绍主营业务仅提到了游戏电商交易平台(MMOGA),该平台是欧洲地区的互联网游戏电商平台,是其收购资产。MMOGA引入线上游戏包括《赛博朋克 2077》 以及《动物森友会》,涉及游戏授权/注册码和游戏虚拟物品 ,在建游戏周边及3C电商平台MMOGAPOWER,众应互联通过赚取交易佣金获益。

  众应互联多次提及的拍照申请仍未落地。由于疫情和欧洲PSD2法案的逐步执行等原因,MMOGA申请欧洲支付牌照的工作受到了极大影响,截至2020年底,尚处于根据法规更新予以修订完善及再准备阶段。此外,在游戏卡激活码交易板块,平台合作商数量有限 。

  按照产品分类,众应互联主要的营收来自于游戏授权和注册码,占营收比重的86.79%,游戏虚拟物品产品也贡献了部分收益,占营收比重的13.17%。众应互联第一大客户Xulin International Media Investment Ltd 贡献2.3亿销售额,与第一大产品营收金额一致。

  众应互联的参股企业包括子公司霍市摩伽、MMOGA、上海能观以及北京元纯传媒有限公司(下称 “北京纯元”)。2020年,众应互联出售了北京新彩量科技有限公司(下称 “彩量科技”),处置产生投资收益946.29万元。

  众应互联提及,公司使用彩量科技100%股权置入北京纯元是考虑彩量科技业绩下滑、商誉减值存在压力及与供应商由于业务合作纠纷引起的法律诉讼。

  彩量科技在2019年与MOOGA产生近10亿商誉减值。此外,彩量曾因刑事报案,称浙江亿邦通信科技有限公司(下称 “浙江亿邦”)及其子公司与彩量科技的买卖合同纠纷涉嫌合同诈骗,惹得满城风雨。

  众应互联指出有3.5万台矿机未交付,遭亿邦方面否认。据证券时报报道,彩量科技在庭审时透露,采购矿机是为配合浙江亿邦上市。目前亿邦国际(NASDAQ:EBON)在美上市,近期卷入做空风波。

  彩量科技代理律师提供信息显示,彩量科技法定代表人谷红亮与浙江亿邦董事章昊是北京邮电大学EMBA的同学。该代理律师还提到,“他们上市又需要,所以亿邦的章昊就请求谷红亮说,你就装作付1000万元给我们,说还欠多少钱,先付1000万,这样我们在上市的时候,这个事情就可以交代过去了,而不至于说手上什么都没有。”

  庭上录音显示,谷红亮表示:“我给你打的款,你把货发给了胡亮,因为你认为胡亮是替李永刚收的。”章昊回应:“对。”谷红亮又说:“假如你们认为当时替李永刚收了这些货的话,那应该是李永刚欠你们的,这个没错吧?”上述提及的李永刚,是非吸P2P银豆网实控人。2018年,李永刚归案。

  2020年10月,浙江亿邦和彩量科技的二审判决书公布,在北京朝阳区公安局立案的诈骗案撤销,将指定由法院来审理。裁判文书网尚无相关裁判结果,该案尚无定论。

  众应互联提到期内在建工程包括彩量科技的待安装设备云计算服务器,即指虚拟货币矿机。期初,云计算服务器的账面余额为5724万元,或因彩量科技置出,期末余额为0。

  众应互联前身是金利科技,是电子材料生产企业,郭昌玮入局后,在2015年进行资产重组,剥离了原主营业务,收购了MOOGA全部股权,众应互联在2017年8月收购了彩量科技,负责移动游戏全案策划和移动大数据流量分发。2020年5月,众应互联将所持彩量科技全部股权等资产对北京纯元进行增资。增资完成后,众应互联称为北京纯元股东,持股比例22.39%,彩量科技称为北京纯元全资子公司。

  此外,众应互联还因将彩量科技100%股权收益权和子公司霍市摩伽40%股权收益权融资4.5亿元未完成股权收益权回购,曾与北京易迪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存在纠纷。

  近期,众应互联收到北京高院的民事传票,其作为上诉人,告了包括上海并购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 “上海并购基金”)、宁波冉盛盛瑞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 “宁波冉盛”)、珠海横琴新区长实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下称 “长实资本”)以及一审的第三人中航信托。

  公告披露了这起合伙份额纠纷的情况,宁波冉盛、霍尔果斯市摩伽互联娱乐有限公司(下称 “摩伽互联”)、中航信托和爱建信托在2017年11月签署了《合伙协议》,公司与中航信托、爱建信托还签署了有限合伙差额补足及收购协议。此外,海通并购资本指定中航信托出资认购上海观能有限合伙人份额。

  中航信托已与上海并购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签署了《中航信托 天顺【2017】515 号上海能观基金投资单一资金信托合同》。

  公开信息显示,在并购基金设立之初,冉盛宁波、霍市摩伽、众应互联、中航信托、爱建信托分别认缴了上海观能出资额10万元、490万元、5000万元、1.8亿元和3亿元,出资额合计5.35亿元。

  根据中航信托出具证据,中航信托将其持有的上海观能的份额、债权等相关权益转移至上海并购基金。此前,上海并购基金曾请求法院判令,众应互联按照上海并购基金实缴本金1.8亿元,以及投资收益率25.5%,支付合伙份额收购款和日息万五的违约金。截至2019年7月,相关款项金额已达到2.58亿元,违约金达823万元。众应互联的上诉请求包括将投资收益的支付标准,从年利率24%改为16.8%。



上一篇:2020年海南省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 下一篇:宝宝大动作发育-独坐